關於部落格
純個人心情咆哮...非關他人
  • 23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 vie est d’ailleurs 生活在他方

手記

薩維耶是雅羅米爾,亞羅米爾是薩維耶,但有時候他們卻又不是彼此。

雅羅米爾(詩人)從小是被保護的,被媽媽(家)深深的保護,他的心是脆弱易感的、他的行為是嘩眾取寵的、他的夢想是挣脫束縛,薩維耶是他卻又不是真正的 他。薩維耶是雅羅米爾創造的分身,他在一個又一個夢裡遊走,他沒有家,他遇到愛人停留,卻又因為外面美好的世界(又或許說一種英雄式革命的假象)而殘忍放 棄她。

這是雅羅米爾想要的,一個沒有媽媽的地方,一個可以自己任意決定的地方,但是現實中他卻又離不開家,家給他安慰,給他保護,給他無盡的愛意,媽媽深深的綁 住他,他是她一輩子的愛人,比丈夫親密(丈夫不曾住過他的身體),比丈夫可靠(丈夫的心有一天不再屬於她),兒子會寫詩,他是她的阿波羅。

雅羅米爾想要媽媽以外的人的肯定,他寫詩,他模仿畫家的說話,他參加共產黨,他為了內心憧憬的英雄式想法(他認為自己一直在奔跑)而犧牲了自己的女人,這樣子才配的上他心目中的偉大愛情,美麗詩句,但最後他卻只是病死在家裡。

最後他發現:「榮譽只是你的虛榮在作祟,榮譽是鏡子裡的幻覺,榮譽只是一場表演,對象是這群不值一提的觀眾,明天他們就不在這裡了!」

最想逃離的媽媽,才是這一輩子唯一停留在自己身邊,他最愛卻又不必感到忌妒的人。

所有的詩人都一樣。


書中節錄

P301

他想到少年要變成男人的時候必須跨越的神祕門檻,他相信他知道這個門檻的名字,這個名字並不是愛情,而叫做「責任」。可是關於責 任的詩很難寫,這麼嚴厲的字眼能燃起什麼想像呢?但是雅羅米爾知道,恰恰就是這個字眼所喚醒的想像力才是新的,前所未有的,令人驚訝的;因為他看到的責任 不是這個字眼舊有的意義(從外部指派、規定的責任),而是人自己創造的責任,自由選擇的責任,這個責任是自願的,是人的膽識與光榮。

P291

恨意向酒精一樣衝上他的腦門,這恨意是美麗的,令他著迷;這恨意從紅髮女孩那兒反射回來,變成對雅羅米爾自己的傷害,事情越是如此,這恨意就越讓他著迷;這是一種自我毀滅的憤怒,因為他很清楚,他把紅髮女孩推開,就是把他在這世界上擁有的唯一女人推開,他很清楚的感覺到,他的忿怒沒有道理,他這麼對待紅髮女孩也不公平,但或許正因為他知道這一點,才讓他變的更冷酷,因為吸引他的正是深淵:孤獨的深淵,自我定罪的深淵,他意識到沒有這個女朋友他是不幸福的(他將是孤獨一人),他也不會原諒自己(他會意識到自己並不公平),但就算是知道這些,也一點都對抗不了隨著憤怒而來的這股輝煌壯麗的陶醉。他對他的女朋友宣稱,他剛才說的不只有剛才有效,而是永久有效,他永遠都不希望她的手再碰他。


P99

「你答應要帶我ㄧ起走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要背叛我嗎?」她跪在他面前,抱住他的腿。
他看著她,心想,她很美,實在很難丟下她,但是這世界,在窗戶另一邊的世界,更美。如果他為了這一個世界而拋棄一個心愛的女人,這個世界會因為他背叛的愛情而更形珍貴。

P91

        薩維耶知道他忘了名單,他知道他得彌補這個過錯,但是把他推向危險的不是罪惡感,他討厭讓生命不像生命,讓人不像人的那種卑微,他想把他的生命放在天平上,把死亡放在另一邊的秤盤上,他想用至高無上的標準衡量他生命的每一個動作,甚至每一天,每一個小時,每一分,每一秒,而這個標準,就是死亡。這就是為什麼他想走在隊伍的前頭,走在懸於深淵上的繩索,頭上頂著槍彈的光環,在所有人的眼裡變大,變成無窮無盡,一如死亡之無窮無盡.......




P79-P80(節錄)

       薩維耶告訴她要去那兒。她反駁說,她待在這房裡就是待在家裡,可是薩維耶要帶她去的地方,既沒有她的衣櫥也沒有她籠子裡的小鳥。薩維耶答說,一個家不是有一個衣櫥或一隻籠子裡的小鳥就好的,而是要有我們愛的人在那裡。

       接著他告訴她,他沒有自己的家,或者,換個表達方式,他說他的家在他的步履中,在他的腳步裡,在他的旅程之中。他說他的家在那無名的地平線開展之處。他說他要活著,只能從一個夢到另一個夢,從一個旅程到另一個旅程,如果他在同樣的背景裡待太久就會死去。

        這一次,換成那個女人輕撫薩維耶的臉了,這是她第一次碰他;這也是薩維耶第一次看到她不僅不迷茫,而且還有堅定的表情。她對他說:「沒錯,我們要走了;我們就去你想去的地方。等我一下,我去拿一些旅行要用的東西就走。」

       薩維耶感覺到,又會有許許多多的旅行了。沒有什麼比旅行前的片刻更美好了,這一刻,明日的地平線來拜訪我們,向我們訴說它的承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