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純個人心情咆哮...非關他人
  • 231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微物之神

書中處處佳句,以下摘錄我所標記之處(但還是有許多遺漏的好句):


她隱喻或描寫種姓制度

天堂果菜醃製廠。 
坐落在這棟房子和河流之間。 
以前他們常常做醃果菜、果汁汽水、果醬;咖啡粉和鳳梨罐頭。他們也曾(非法的)做過香蕉醬,但事後來食品協會將它查禁了,因為根據他們的說明書,那既不是果醬,也不是果凍。他們說,那東西太稀了,所以不是果凍;太稠了,所以不是果醬。一種模擬兩可、無法歸類的濃度。 
根據他們的說明書。 

...... 

不管他是一個木匠、一個電工或是其他任何什麼,他畢竟只是一個帕拉凡,這是他們與生俱來有的限制。我自己告訴他們這種事是不對的,但是老實說,同志,改變是一回事,接受是另一回事。你應該隄防,最好將他打發走。 

...... 

雙胞胎的年紀太小了,不知道這些人只是歷史的追隨者,被派去結清帳目,像那些違反其律法的人收取他們應該付出的代價。一種原始但完全非個人性的感情驅使著他們,一種自剛生成的、未被承認的恐懼生出的蔑視感驅使著他們------文明對於自然的恐懼、男人對於女人的恐懼、權力對於沒有權力的恐懼。 
人類的一種下意識衝動:想要毀滅自己既無法征服也無法神話的事物。 
艾斯沙和瑞海兒那天早上目睹的事情(雖然他們並不明白),是人性追求支配權的一種控制下的臨床示範(這畢竟不是戰爭或集體屠殺)。組織、秩序、完全的獨占。那是偽裝成上帝旨意的人類歷史..... 
那天早上所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偶然成分。絕沒有。
那不是偶然發生的暴力搶劫,不是個人的復仇,那是一個將自己印在居住期間者心裡的時代。


社會的懲罰

有些事情自己會得到懲罰,就像臥室和嵌入的衣櫥。他們很快都會學會更多關於懲罰的功課。他們將明白,懲罰有各種不同的大小,而有些懲罰大得像裡面嵌入臥室的衣櫥,你可以一輩子耗在那兒,在幽暗的架子之間徘徊。

她寫貧民區圍繞的觀光地

從旅館看出去的景色十分美麗,但是在此,水亦是混濁而有毒的。有人已經在那兒豎立了一個告示牌,牌子上以獨具風格的字體寫著:「不准游泳。」他們建造一道高牆,擋住貧民區,阻止他人侵入卡利塞普的地產,至於那惡臭,他們卻束手無策。 
但是他們有一個可以游泳的游泳池,而他們的菜單上有新鮮的唐杜里鯧魚,以及薄烙餅。 
樹仍然是綠的,天空仍然是藍的,這解釋了某些事情。因此,他們繼續去宣傳這個臭氣嗆鼻的樂園---在廣告小冊子裡,他們稱它為「神的地方」。這些聰明的旅館業者知道,臭氣和別人的貧窮一樣,僅是一個關於習慣的問題,一個關於紀律、刻苦和空調的問題。如此而已。 
......因此,歷史和文學被商業徵召了,寇茲和馬克斯手牽手迎接步出船的富有觀光客。 

......晚上,為了見識當地的文化特色,觀光客被帶去觀賞縮短的卡沙卡里舞表演(旅館人員向舞者解釋說:「觀光客無法長時間專注於他們的表演。」)因此,
古老的故事瓦解了,被鉅手截足了,六個小時的古典舞劇被砍成二十分鐘的精采小品。

她描述現實和夢境

「你看起來是那麼憂傷。」艾斯沙說。 
「我很快樂。」她明白在夢裡她的確很快樂。 
「如果你在夢裡很快樂,那算不算數?」艾斯沙問。 
「什麼東西算不算數?」 
「快樂------它算不算數?」 
......因為事實是,只有算數的東西才算數。 
......如果你再夢裡吃了一條魚,那算不算數?那是否意味著你吃了一條魚?

關於神話

故事是否開始並不重要,因為許久以前,卡沙卡里舞就發現,偉大故事的秘密就在於沒有秘密。偉大的故事是你聽過,而且還想再聽的故事,是你可以從任何一處進入,而且可以舒舒服服地聽下去的故事。它們不會以驚悚與詭詐的結局欺騙你,不會以出人意料的事物讓你大吃一驚。它們和你住的房子,和你情人的皮膚氣味一樣地熟悉。你知道它們的結局,然而當你聆聽時,你彷彿不知道。就好像雖然你知道有一天你會死去,但是當你活著時,你彷彿並不知道你會死去。在聆聽偉大故事時,你知道誰會活著,誰死去,誰找到愛,誰沒有找到愛,但是你還想再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