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純個人心情咆哮...非關他人
  • 234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有一個名字叫Limuy

        我有一個名字叫Limuy(里慕伊),這是一個泰雅族的菜市場女孩兒名,因為它代表是很會織布的意思,雖然事實上我不會織布而我也不是泰雅族。
 
        在山上出過隊的人,常常因此而多一個泰雅名。
 
        當我還是個小大一,對田野調查有股莫名的嚮往,所以跑去參加了這個必須到新竹縣尖石鄉原住民部落出隊的跨校性社團,它的原名超級「假掰」,叫做「耕莘青年山地學習工作團」(山學團),又臭又長超難解釋,它曾經也叫「耕莘山地服務團」(山服團),這個就好解釋多了。
 
        所以在這裡常常要遇到兩派人馬,比我大個二三十歲以上的老人家,都會來叫我們要莫忘「服務」初衷;而這些年紀以下的學長姐,大多要我們去體驗、去學習、去學著找到真正幫助原住民的方法。當時還未出隊,這些話對我來說也只能說是懵懵懂懂,分不出其中差別。當了幹部後才知道,這些人見面的時候相談甚歡,但是往往開會暢談理念的時候就會開始吵架。(沒錯,我現在知道他們一邊是自由主義的同化論,一邊是左派本質論,中間還有很多多元論與批判一派的)
 
        當時出完隊下了山,暑假期間斷斷續續再去玩了幾次,但開學後忙大二系學會,直到上大三才有其他當時和我同一批上山的夥伴揪我回去部落,我在恍惚中又有機會回到一年來沒再去過的地方。事實上,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當觀光客是很輕鬆的,難的是去一個可能對你有點熟悉,也可能早已對你陌生的地方,近鄉情怯的心不言而喻,我有點兒擔心,大家忘了我是誰,而我還肩負要找住宿這件事(其他同行的是在別的部落出隊)

 
        下了車,我們在路上走了約莫20公尺,一個青年向我們一行人熱情但是屬於禮貌性的打招呼,閒聊幾句他疑惑地看著我,說我看起來面熟。是的,去年我們借住過他家幾日,某個夜晚我們曾在滿天星斗下閒聊;某個烈日下,幫他的青椒田拔草拔到腰痠背痛,我知道他的名字叫「阿將」。
 
        阿將恍然大悟的認出我,愉快的聊了一些去年的點點滴滴,沒多久,他問了我們今晚睡哪哩,有沒有地方住,沒有的話,一定要去他們家!
 
        因為這句話,有一點甚麼,在我心中蔓延開來,阿將不是特例,在這裡的每一個去過的部落,都有人因為我們是耕莘人,這樣的招待我們。
 
         因此我也著迷地加入常常在開會中爭吵的那批人,我希望能找到生命中的疑惑,到底,透過這樣的出隊,我們究竟在服務人?還是被服務?為甚麼我們要不斷的招收新隊員,帶人上山?
 
        後來,和我一起當幹部也帶著疑惑的Sabi對我說,有一次她問了出隊部落的長老Mama Ivan(Mama是叔叔的意思),到底他們怎麼看我們上山這件事?Mama Ivan說:「如果妳們沒有出隊,我怎麼認識妳,妳怎麼認識我,而我們怎麼成為好朋友,好朋友之間互相本來就會互相幫忙的啊!」〈總之,後來Sabi也一直留在尖石當代課老師,準備當泰雅的伊娜了!〉(伊娜是媳婦的意思)
 
        多元文化教育的真諦,我早已領受十幾年。後來,開始有學校成立多元文化的系所,有學校也談服務學習,服務學習甚至成了必備的學習時數,但反而愈來愈少人覺得討論理念很重要,國際志工開始流行愈來愈少人覺得到原住民部落出隊是件必要的事,慢慢的我們社團可能不再招收新隊員。

 
        最後最後,我還是不完全明白,但是我想不管是去學習還是服務,人與人本來就是透過許多管道相識,進而學習如何與對方相處,我所知道的每一個耕莘人,最後都承認了自己在那一段日子裡,拿的總是比給的多,但有的時候,在往後的生命裡,有的人開始找到機會或人脈實際的幫助我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或是其他更多……不同族群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